教科书式的劳动仲裁经历,转自NGA网友

[福利]优酷/爱奇艺/芒果 TV等会员年卡低至4折79元


阿里云香港,新加坡30M带宽服务器,每月仅需24元


[福利]超清2K,4K手机壁纸网站推荐


看完全文,感触颇深。

疫情过后,部门企业面临很多的问题,员工与企业斗智斗勇,企业想少花钱,员工走的不开心。

“劳动仲裁”离我们很近又很远,近的是经常在别人的故事中出现,远的是大部分人都“做不出来”,不管自己的权益是否被侵害,最后总会被“讲感情”、“怕麻烦”、“没时间”、“影响以后的工作”等各种原因影响,或者有些人想维权,最后发现自己一点准备也没有,一直在被公司牵着鼻子走。

看看NGA网友这次教科书式的劳动仲裁经历,真学到了。

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,但是突破“人情世故”的羁绊并非易事,也不要怨恨“使绊子”的同事,在其位谋其政,任其职尽其责 而已。

原文:[科普分析] 劳动仲裁日记

背景介绍

  • 公司规模:700人
  • 公司位置:上海
  • 公司性质:民办
  • 个人岗位:非主营业务部门领导
  • 工作情况:4月22日起恢复线下办公,此前均转为线上

第一部分:离职起因

3月6日 降薪通知

老板在微信群发布“降薪通知”,说是因为新冠疫情影响,成本提升收入下降,无力维持以前的工资水平。

看到通知后我稍等了下,我是我公司非主要业务部门的领导,所以不方便公开反对,也不方便先于主要业务部门站出来。

结果只有少数几人提出反对意见,老板做了简单安抚,翻来覆去就是一个意思“特殊时期,公司艰难,希望大家同甘共苦”

看到老板的意思后,我认为时机到了,立即写长文私聊表示了一个核心思想“可以缓不能降”,公司艰难可以理解,缓发工资毫无怨言,但只要没破产活了下来,总有一天是有钱的,必须要补上这才叫同甘共苦,只有同甘才可以共苦

老板表示收到,要董事会商量决定

3月15日 大幅度降薪

2月份工资发放(正常是每月8日发工资),查帐后我发现降低了72%,立级找人事、财务以及老板核实,得到的答复为“不可能降这么多的,等我帮你查下”

3月20日 开始求职

没有回复,我主动再次询问,得到的答复“4月份回归线下办公后面谈”,此时我认为

1.老板迟迟对我之前的反对意见不做回复

2.实际降薪幅度远超想象

3.这是故意拖时间 于是,当天就决定,这家公司不可久留,在朋友圈中发布求职意愿,求内推

3月21日 下家已定 一位朋友把他的朋友推荐给了我,是一个北京的创业公司老板,目前100人规模,承诺工资大约为目前的1.5倍,我们聊的不错,均表示等疫情过后详谈。

第二部分:斗争开始

4月16日 整个部门被裁

中午的时候,HRD通知:因5月17日合同到期,不再续签。

我表示好的,收到。

马上打开微信想联系之前聊的那位老板,但转念一想,现在这家公司有这么几个关键词“强行降薪”“回避问题”“裁撤不听话的非主营业务部门”,这一切都让我不得不怀疑是否可以和平分手。

于是我放下手机,打开电脑,全面学习《劳动法》,试图站在公司角度分析,如果我是老板,我不想给离职补偿,我应该怎么做?

4月17日 提前分析可能遇到的情况

经过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学习,以及一个半夜的分析,凌晨6点大约得出了几个基本结论:

1.是公司主动提出不续签的,但由于公司方提前一个月告知,因此我不能主张N+1补偿,只能主张N个月补偿,对我而言就是三个月工资,由于我工资超过上海三倍上限,因此按三倍上限计算

2.上海平均工资7832元,三倍,三个月,这笔补偿金就是70488,并不算少,公司会想办法压低价格,但这是法律规定,我不会让步,那么就需要从劳动法中找到公司可以不给的理由

3.第一个可能的理由就是严重违反劳动纪律,我想起来2019年发的通知,规定旷工累计3日可以无条件开除。而我三年来,虽然工作都会完成,但基本随缘打卡,从来不在乎,但2019年以前数据已清,我必须在4月份回归线下后认真打卡。

4.第二个可能的理由是无法胜任岗位,但这个简单,我可以拿出2018年公司发的优秀员工奖以及2019年发的优秀团队一等奖来反驳

5.第三个可能,公司改口,要求续签合同(后边细说)

6.第四个可能,转移资产,申请破产,换壳重生 而我也针对每一种情况想好了对策,虽然未必会开战,但一定做好全部准备,从此开始所有与公司方面的沟通均要录音,所有对话聊天记录均要备份保存,而原始聊天记录、线上工作证明等均要好好保存。

4月22日 第一次试探

线下复工第一天,如约与老板面谈降薪问题 老板如我所料,给出的回复就一个意思”所有人都降,你是非主营业务部门,按统一的公式显得更多,但没有问题,还有高管降低90%的“ 我按照法律规定的录音证据规范,声明了时间、地点、对话双方身份,然后要求老板重复降薪公式,老板照做,并说可以申请劳动仲裁,但降薪是董事会的决定不能变更。 之后我立即进入内网,拉取一切与我有关的信息(例如出勤、工资构成等)作备份 这里我犯了个错误,我不应该先去谈,谈崩了之后再拉信息,万一对方反应迅速提前篡改信息我就会失去一项重要证据,所幸对方段位不高,我仍然顺利拿到全部数据。

第三部分:仲裁开始

5月13日 第二次试探

离职前最后一周,我去找HRD,试探离职补偿的问题,但HRD却问我”你怎么来了,噢对,你合同快到期了来续签的是吧?“,我就一脸懵,随即反应过来应该是希望我主动离职,他们4月16就告知我不续签了,应该猜到这么久的时间我应该找好下家了。

于是我坚定的说”不,老板说不跟我续签,疫情期间找工作也很难,我打算读博士去了“,HRD应该是被”读博士去了“给骗到了,毕竟疫情期间工作的确不好找,于是(装作)惊讶地说”啊?我怎么不知道,你坐一下我去问问老板“(你一个人力资源总监如果真的不知道这事就离谱了)

之后HRD再没出现,我坐到下班,回家。

5月14日 第一次交锋

最后一个工作日,再次找HRD,HRD表示确实决定不续签,然后就是双方第一次正式博弈

HRD:怎么打算?

我:(明知故问)什么怎么打算?

HRD:是这样,你也工作三年了,因为公司的困难所以只能进行部门裁撤,所以公司觉得我们感情也挺深的,决定给你一笔补偿

我:(什么感情深,那是法律强制的)(一脸冷漠地问)多少钱?

HRD:我听听你的想法吧(经典带价M,不带不回)

我:(懒得废话)其实没啥可说的,我们甚至不用计算我的工资,因为肯定超上限了,那就依法按上限就行了

HRD:那是多少?

我:上海2018年平均工资7832,你们是刚好提前一个月告诉我的,所以根据《劳动法》,我不能要求4个月补偿,只能要求3个月,所以就是783233=70488

HRD:不是这么算的,我们合同上写的你的基本工资只有5000,所以应该是15000

我:如果你不懂《劳动法》的话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是按实际工资的,我手里有工资条,也有银行流水,我早就打印好了,如果你懂但是不想给,那我们就劳动仲裁

HRD:我们合作多年也有感情的是吧,不至于劳动仲裁,但是你也知道公司现在很困难,没有那么多钱

我:我也是中高层,就算公司现金流全断,把资产全部变卖也有7个亿,这才7万,小意思

HRD:那样就破产了,为了你一点补偿,700人失业不合适吧

我:我们公司之前对员工都挺好的,但是那是因为一直很顺,这次疫情是危机,才是真正的考验,如果公司可以随意降薪、不给合法补偿,那么这样的公司早点倒闭对700人来说是解放。

HRD:我理解,但是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,如果这样的话,董事会可能会考虑续签了。

我:(假装惊喜)好啊,那就续签,来,拿合同,不好意思原谅我刚才拿仲裁威胁,你也知道现在疫情找工作相当难,我本来都放弃找工作,计划去读博士了

HRD:明天吧,今天马上下班了,我还要请示下老板

我:明天我们部门不上班,下周三吧(此时我们只有周三周四要去公司上班,其他时间在家线上办公)

HRD:可以

晚上,HRD打电话:明天下午2点来续签

我:不是说好了下周三吗?明天我有事(实际上是非工作日不想去)

HRD:那你写个短信发给我说一下吧,我好交差

我:好

我就思考,这事就蹊跷,为什么下午说好的晚上还要打电话?为什么电话说清楚了还要我发短信?

一定是为了诱骗我主动离职,比如我简单回复“我明天有事不能续签”,那可能就掉陷阱了,于是这个短信我思考了五分钟如何措辞,最终按如下版本发送

“您好,因个人原因,我明天无法到公司,需要在下一个上班日,即下周三续签,谢谢”

(潜台词,我会续签,但明天不是工作日,我们下个工作日签)

但我其实是不愿意续签的,前边也说了我的下家早就找好了。这只是欲擒故纵之计。但是公司也不会愿意再续签,因为我们整个部门都没了,留着我就是白发钱不干活,公司是净亏损,他们这么做就是赌我先忍不住,要走,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我约好了9月入职新公司,如果真的拖到9月那我只能主动离职,所幸他们并不知道。

于是我再次给HRD打电话:我们的续签是怎么续?

HRD:原合同不变啊,5000底薪

我:好,没工作白拿5000也不错,反正我考博士在家也是闲着,明年3月份考试9月份入学,能拿15个月也不错,要是明年考砸了后年才考上那就是27个月。

HRD:(略慌乱)但你得来公司坐班

我:当然了,在家学习我估计就天天dota了,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都肯定要去公司的

HRD:好的

我:降薪部分我也是不认可的,必须全部补上,否则依然会劳动仲裁

HRD:我也不知道差多少,我们续签的时候再说吧

我:好的

5月15日 第二次交锋

HRD发短信:我这里是XX公司人事部,由于公司业务缩减,公司决定不与您续签,请于今天下班之前来人事部办理相关离职手续。2020年5月15日。

我回电话过去:那么补偿问题?

HRD:公司真的没那么多钱,我尽全力帮你争取了2万

我:我在路上,那我就没必要去了,直接多走两步劳动仲裁了

HRD:真的不能退让一步吗?

我:我要警告你们一件事情,我和别人不同,我这个人谈判水平不行,也懒得打嘴炮,我喜欢干脆利落,所以我一开始直接亮底牌,给你底限,随着我付出精力成本的提升,我的要求会越来越高。现在我可以允许降薪一部分,但补偿必须全额给我,如果我们上了仲裁委,那我就不再允许部分降薪,如果仲裁不成上了法院到了一审,那我会追求你的社保问题(公司按8000元基数交的社保),如果最终我需要强制执行,那我会再到税务局举报,总之每多走一步,公司一定会付出更大的代价的。

HRD:好吧

于是我到劳动局申请仲裁,依法应当先调解再立案,期限为15天,回家等待。

5月20日 第一次电话调解

没什么可说的,我要求10万,对方只给2万,没有讨价还价空间。

5月30日 第二次电话调解

同样双方毫不退让,15天到,调解失败

5月31日 请律师

我考虑到既然公司是这个态度,那么仲裁、一审、二审、强制执行下来之后,可能会拖很久,而我9月就会离开上海,于是找了律师,付费8000元

6月4日 正式立案

7月10日 第一次开庭

这次开庭差点让我当庭狂笑被判“藐视法庭”

对方宣读答辩书:“我们公司有专业的法律团队,而我只是工会主席,为什么由我出席开庭呢?因为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很愤怒,所以强烈要求出庭,申请人为了一己私利,不顾公司利益,与公司对簿公堂,对得起700员工吗?是不是就想让公司破产,700人失业?”

反正我是很庆幸我没有摘下口罩,仲裁员没看到我在笑,不过应该也无所谓,因为我感觉仲裁员也在强忍着。

之后是对方质证,对于我提供的证据(录音,工资情况,社保记录,聊天记录等),对方均表示三性(真实性,关联性,合法性)认可,其实不认可也没关系,本来就是完全真实的第一手证据,只是仲裁员手里的是复印件,如果不认可的话就会查我的原件。

之后是我方质证,完全由我的律师回答。对方提交了一大堆董事长讲话之类的东西,我的律师以及仲裁员都当成笑话看,认可真实性但不认可关联性。 比较重要的证据是2个

第一个是出勤记录,公司果然以此做文章,但是我律师直接回复三性均不认可,原因是“我的当事人没有签字,所以对于这种规定和通知完全不知情”

第二个是业绩情况,公司方提交证据说我工作不合格,律师同样回复三性均不认可,拿出优秀员工与优秀团队奖来反驳。

7月22日 第二次开庭

这次开庭差点给我逼疯

其实这个案子关于经济补偿部分没有什么争议的,就是必须给,唯一的争议点在于疫情期间降薪是否合理,而这方面我有个关键性的证据就是:当场明确反对降薪。 因为最高法出台的新冠期间降薪的规定是“与员工协商一致可以适当降薪”

所以其实仲裁员已经基本采纳我的说法了,所以这次开庭主要是核实降薪数额,首先问我主张的降薪前数额,我早就算好了,5分钟时间把所有工资构成细节和最终总额讲清楚了。 之后是问对方实际发放标准,其实对方提供的证据文件中提供了降薪的公式,我和律师也明白他们是怎么算的了,但是对方——工会主席却懵逼了,先是回答“我是文科生对数字不太敏感”,然后被要求一定要给出精确数字的时候硬着头皮开始算,我就听他在那算,仲裁员还不允许我方插嘴。听了差不多半小时,我开始玩手机,仲裁员和书记员不断询问,对方不断推翻自己之前的计算,感觉所有人都快被逼疯了。

又过了一个小时,我的律师申请帮对方计算,仲裁员点头同意,于是我像给小学生当家教一样,一步一步手把手教那位工会主席,算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算是算清了。

第四部分:结案

7月15日 开辟第二战场

既然7月10日已经开庭,于是我按照之前的警告,在这一天收集到了全部证据(社保缴费记录与三年来工资流水)去社保局投诉,社保局表示先调解,如果对方不愿意补缴就立案。

8月3日 宣判前最后的调解

仲裁员接到公司方电话,说对方愿意做出极大让步,请我再次尝试调解

想比对方工会主席的强硬,这次对方态度相当的好,来了三个人,其中有一个是和我关系不错的HR同事,简称A,一个是老板的亲戚,行政总监,简称B,第三个是HRD,简称C。 谈判开始

A:我们关系挺好的对吧?

我:对啊,但是私事咱俩出去说,在这里只谈公事,公私分明。

A:上次通知你不续签的短信是我发的,你可以问问仲裁员,这是决定性证据,就因为这条短信我算工作失误,被老板骂了

我:那老板太过分了,什么叫工作失误?成功坑了我,骗我主动离职就是工作成功了对吧

B:不能这么说,应该是——

我:(打断)就是这样,我们所有人都懂的,就没必要装模做样

A:现在我因为这个失误要被罚款

我:不是我的错,这完全是老板的错,罚款违法,我建议你跟我一起劳动仲裁

A:(笑笑,无话可说)

B:是这样的,我们今天带了极大的诚意来的,有些事你不知情,疫情期间比较特殊,很多人是专业骗赔偿的,我们还有个员工就工作了9天,不干了,跟我们要2个月工资,我一查记录,这个人全是劳动仲裁记录,很抱歉我们没能区分你这种正当要求和他这种职业骗子。

这句话就显然是深思熟虑的,说是道歉,说是求谅解,其实给了我一个信号:劳动仲裁有案底,我可以查到,你的下家同样可以查到,对你不利

我: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你们的任何行动,我早就想到了,我早在4月17日就想到了,说实话你们的实际的手段,比我4月17日设想的十分之一都不如,我就挑明了讲,留案底对你公司一定不利,对我也没什么影响,我不在乎。

B:(笑笑)没有这个意思,你看你想多了

我:那就谈谈具体怎么调解吧

B:我们主要是希望你在社保局撤诉,你要知道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,社保局在调查我们,那就是全公司的问题了,现在全公司职能部门都在处理你这件事,我们都要忙死了。

我:别给我施压,我不感到丝毫愧疚,这是公司违法导致的问题,不是我举报导致的

B:你又想多了

我:按理说,你们主动希望调解,应该你们先开价,但我说了,我这个人,喜欢起手王炸,我直接亮底牌,没有妥协余地,同意就签字,不同意的话我材料都带齐了,正好仲裁委和社保局挺近的,本来就打算去递交补充资料的

B:那您希望的是?

我:两个选择,第一,只调解劳动仲裁部分,社保局继续举报,我之前要求的补偿金是70488,但不好意思,那是2018年的标准,就在前几天上海2019工资标准出来了,按新标准应该是72072,然后4月和5月工资必须全额给我补齐这个没啥说的,最后是降薪部分,我允许你降一半,总额直接9万就行了。第二个选择是仲裁和社保一起调解。

C:我们老板说了,主要就是为了解决社保的,要么一起调解,要么就不调了。

我:那好,那就一起调,你先算算欠了我多少社保吧

C:不是这样算的,社保到不了你的账户的,而你个人也得交钱,不是拿钱对吧

我:不不不,我不缺钱,我早就准备好了我个人的部分了,现在立刻就可以交,这个我不在乎,而且社保至少两部分是有用的,那就是公积金和医保,这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。

C:不是这样的,其实医保你是取不出来的,这个医保——

我:(打断)不,你不用跟我科普,我有我的看法绝不会动摇,这点没得商量,要不就继续社保局立案就是了

C:好吧,那你看?

我:那我的方案就是,仲裁金额117000必须全额给我,不再是90000的标准,同时公积金公司部分、医保公司部分必须全额给我,我让步的地方就是养老保险部分。算上滞纳金和罚款,公司可以少出8万左右。

B:但是这钱是全部到你卡上的呀,如果走法律途径你是拿不到的,而且还要自己交钱。

我:我乐意交,你不同意咱就都无私一点,都出一部分给国家做贡献也挺好的,那我走了。

B:别,其实无所谓到谁手里,重要的是公司出多少

我:对啊

B:(对C说)算算差多少吧,工资是多少?12000左右对吧?

我: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否认你为了避税的第二张银行卡对吗?如果你否认我的工资我们就没得聊,再见

B:第二张卡的公司名也不是我们公司啊,我们付了服务费,就应该他们承担风险,我们就是按12000交

我:噢,那再见,社保局之后我要去税务局了,我相信避税这种事,税务局肯定有能力

B:(拦住我)去税务局你得补交个税,对你没一点好处,而且会让公司很麻烦

我:你不认我另一张卡的工资我也没办法啊,这是你逼我的

B:好吧,按实际工资,(转头问C)多少?

C:等我计算 (半小时后)

C:公积金大约差23000,医保大约差30000

我:那好,117000+23000+30000,零头我给你抹了,20万就成交

B:不对吧,不是17万吗?

我:养老保险又不是一点用都没,白送我我肯定要,本来6万多的,我给你算一半

B:老板不会同意的

我:那我们在这干啥,你们回去上班,我社保局去了

B:我打个电话吧 (五分钟后)

B:老板给的价是10-12万

我:那就走吧

仲裁员:还有税呢,走法律你要交税,这部分是不是可以免了

我:多少税也不可能差这么多啊

仲裁员:那算算

我:税务标准呢?

仲裁员:给

我:(快速口算)144000以前共计2520,超过的部分是56000,税率20%那就是11200,共计13720,那行,给我186280

B:老板还让我转告一句话

我:什么?

B:老板说他总能查到你下家是哪的,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不太好吧

我:(拍桌子假装发火)威胁?

B:不是威胁啊,你误会了,说一种事实而已

我:(继续假装发火)别费劲了,我告诉你我下家是XXX,老板电话是XXXXXXXXXXX,你让他直接说就是了,我和新老板是朋友介绍认识的,我们聊的也很愉快,你知道我为什么9月入职吗?因为我跟他明说了我正在劳动仲裁要处理完才能入职,我本来也要详说的,你去讲正好省我事了

B:可是—— 我:(再次假装发火,打断发言)我告诉你,害怕员工维护正当权益的垃圾公司,趁早滚远点,省得我费劲仲裁。所以求你去找我新老板举报,也帮我考验一下。

B:这是大环境,这样你会找不到工作的

我:我的实力用不着你操心

B:那我打电话问问 (五分钟后)

B:老板同意18万了

我:(心想6280的零头哪去了)我不同意,你说我想搞你,没错,你威胁我,那我现在就是要搞你,来大家一起给国家做贡献好了

B:不要冲动嘛,老板也不是那个意思,是我理解转述错了,我向你道歉

我:本来可以抹零,但是现在我生气了,不可以,186280一分不能少

B:签协议吧

A:(自嘲)我们太菜了

我:如果为了维护公司就坑害员工合法权益,那我还是希望你们能菜点,(诛心)话说回来你们确实太菜了,你们到今天了,已经4个月了,还有很多法律条文不清楚,而我4月17日就全部搞清楚了,并且你们的所有行为包括威胁手段都是我三四个月前想好的,甚至没能让我随机应变,直接按剧本演就够了,而且这剧本中绝大部分还都没用上,有些无聊。

A:(自嘲)回去又要挨批评了

我:欢迎来和我一起劳动仲裁,我现在有丰富的经验,我可以帮你

B:(自嘲)你一开始要多少?9万是吧?我们这讨价还价的,从9万还价到18万

我:早知如此何必当初,我早就警告过了,越拖代价越大,下次长长记性,别以为劳动仲裁对你公司来说是无所谓的,最坏的情况就是全额赔付,我告诉你,遇到我这种人,会不断提高价码,让你为自己的错误买单。

8月7日 全款到账

第五部分:总结

  • 《劳动法》并非一纸空文
  • 违反《劳动法》是普遍的
  • 有能力用《劳动法》作为武器保护自己的人是极少数,因此企业肆无忌惮 有几个原因 1.恐惧心理,例如公司方对我的全部威胁,但实际上,这些威胁没有一条是有用的,即使你的工作没有任何不可代替性,你的仲裁记录也一定是保密的,调解员可能也会以此为理由威胁你,但是你要知道调解员是双方同时威胁,目的是尽快调解,只要你不怕完全可以坚持不退让 2.没有学习能力,甚至没有完整读一遍《劳动法》的能力 3.怕麻烦,但实际上律师费一般是固定的诉讼金额的7%到10%,你完全可以请律师交给他们全权负责,劳动仲裁只要是合理诉求基本都会胜诉,除去律师费,大部分都是你自己的 4.压力大害怕失业,这是无解的,很多人背着房贷或者家里有人生病不敢失业,只敢忍气吞声,我只能表示同情。
  • 社保局比仲裁委NB的多,头铁如我前公司的,社保局上门也立刻软了下来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Bcoder资源网 » 教科书式的劳动仲裁经历,转自NGA网友

免费支持本站,谢谢大家!

bcoder资源网

微信公众号: bcoder资源网

赞 (8)
分享到:更多 ()